油企失业潮或将来临:低油价能持续多久行业大面积停工关门

2020-05-06 18:31   422次浏览

负油价、在海面上“流浪地球”的油轮、贸易商五花八门的另类储油方式——当前原油市场的种种异象表明,石油危机正不可避免地步入下一章节——石油行业大面积停工关门!

受美国石油市场供应严重过剩、合约即将到期前强制平仓等多重因素影响,纽约油价4月20日跌至负值,这是历史上首次。5月交货的轻质原油期货价格暴跌,收于每桶-37.63美元。

油价历史性、戏剧性暴跌给美国近年来的石油繁荣带来沉重打击,页岩油行业一定时期内将不可避免出现收缩,只得期待油价回升后“卷土重来”。

新冠病毒对经济的影响已经在石油行业掀起了一轮风暴。首先,它破坏了需求,因为社交隔离下企业关门,人们不得不留在家里。随后,油库开始被填满,交易员们求助于远洋油轮来储存原油,希望未来油价能有所上涨。

如今,随着航运业的油轮售罄,航运价格正飙升至极高水平——这表明市场已变得多么扭曲。

停产的幽灵——以及它们对就业、企业、银行和当地经济的影响——是促使世界各国领导人联手有序减产的原因之一。但显然,危机的严重程度使他们的努力相形见绌。产油国的减产协议并未能阻止油价在上周跌至零以下,现在关停已成为现实。对生产商和炼油商来说,这是最糟糕的情况。

从理论上讲,最初的减产本应开始于欧佩克+,该联盟本月早些时候同意从5月1日起减产。然而,在上周一西德克萨斯中质原油价格暴跌至每桶-40美元之后,美国页岩油行业反而“抢先”开始了减产。根据贝克休斯公司的数据,上周闲置石油钻机数量达到60台,全美活跃钻机数量降至378台。按百分比计算,上周降幅为2006年2月以来。

自3月中旬以来,美国石油开采商45%的石油钻机闲置,六周降幅为有史以来。随着开采商取消更多合同并放弃了项目,这个直到去年还苦于无法找到足够工人或设备来满足日益膨胀的需求的行业,如今正在面临越来越严重的下滑。

大宗商品交易商托克集团(Trafigura Group)石油交易联席主管Ben Luckock表示:“上周一的负油价确实让人们意识到,石油生产需要放缓。这是市场意识到问题严重性的当头一棒。”

托克是美国墨西哥湾的美国原油出口商之一。该公司认为,随着企业对油价下跌做出反应,德克萨斯州、新墨西哥州、北达科他州和其他州的原油产量下降速度将远远快于预期。

在油价上周一暴跌之前,人们的共识是,到12月石油日产量将下降约150万桶。而现在,市场观察人士认为,到6月底就会出现这一数字。咨询公司IHS Markit Ltd.的石油分析师Roger Diwan表示,“油价下行压力的严重程度可能会成为石油开采活动立即减少的催化剂。”

实物市场的价格冲击尤其严重:康菲石油公司(ConocoPhillips)和页岩油生产商Continental Resources Inc.都宣布了停产计划。俄克拉荷马州的监管机构投票允许石油钻探公司在不失去租约的情况下关闭油井;新墨西哥州也做出了类似的决定。

多年来,北达科他州一直是美国页岩气革命的代名词,但现在,该州正经历着一场快速的停业潮。石油生产商已经关闭了6000多口油井,将日产量减少了约40.5万桶,约占该州总产量的30%。

减产并不仅限于美国。从非洲贫穷的内陆国家乍得到越南和巴西,产油国现在不是在减产,就是在制定减产计划。

北海石油公司Serica Energy的负责人Mitch Flegg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我不想引起轰动,但的确,肯定存在关闭的风险。在世界某些地区,这是一种现实存在的风险。”

在上周召开的紧急董事会会议上,大大小小的石油公司讨论了一种前景,这是所有石油公司高管所见过的最悲观的前景。对于小公司来说,接下来的几周将全是为了维持生存。但即便是对埃克森美孚(Exxon Mobil Corp.)和英国石油公司(BP Plc)这样的大公司来说,这也是一个挑战。大型石油公司将在本周公布业绩时,提供有关此次危机的深度研判。

沙特阿拉伯、俄罗斯和其他欧佩克成员国将在本周五加入减产行列,将日产量削减970万桶,降幅超过20%。沙特阿美已在缩减规模,以实现这一目标。俄罗斯石油公司则宣布,其乌拉尔原油的出口量将在5月份降至10年来的水平。

即便如此,这可能还不够。每周有5000万桶原油进入储油库,足够德国、法国、意大利、西班牙和英国一起使用。按照这个速度,到明年6月,全球的石油储备设施将告罄。而随着陆地储油库被填满,油轮需求也激增。美国海岸警卫队上周表示,加州近海停泊了太多的油轮,他们正在密切关注情况。

危机爆发前,全球每天消耗约1亿桶石油。然而,目前的需求在6500万至7000万桶之间。因此,在最糟糕的情况下,全球约三分之一的产出需要关闭。

停工关门也将进一步蔓延至炼油业。过去一周,美国的炼油商之一马拉松石油公司(Marathon Petroleum Corp.)宣布,将停止旧金山附近一家工厂的生产。荷兰皇家壳牌有限公司(Royal Dutch Shell Plc)已经关闭了位于阿拉巴马州和路易斯安那州的三家美国炼油厂的几个装置。在欧洲和亚洲,许多炼油厂的开工率只有一半。截至4月17日当周,美国炼油商每天仅加工1245万桶原油,为除飓风情况下至少30年来水平。

石油交易员和咨询师说,未来还会有更多炼油厂停产,特别是在美国。美国的停工时间比欧洲晚,需求仍在萎缩。Facts Global Energy炼油业务主管索耶(Steve Sawyer)说,全球炼油厂5月份可能会暂停多达25%的总产能。

“没有人能躲过这颗子弹。”

冲击美国经济与金融

石油行业陷入低谷,将对美国经济与金融带来一定冲击。

一是产生金融风险。过去十年,页岩油行业靠借债大幅提高产量,使美国成为世界石油生产国。近期这些页岩油企业现金流高度紧张,并发行了很多垃圾债。目前,石油企业债券已经占美国垃圾债券市场的10%。原油价格大跌,页岩油公司财务状况急剧恶化,债务评级大幅下调,有可能引发新一轮区域性债务危机。而且,能源公司经营状况持续恶化,导致股价大跌,势必会加剧美国股市动荡。

二是影响能源安全。过去十年的页岩油繁荣,使美国成为世界原油生产国,并在最近几个月成为石油净出口国,几十年来美国历届政府孜孜追求的“能源独立”近乎实现。然而,当前形势正在出现逆转。IHS Markit的能源专家兼副主席丹尼尔·耶金表示,如果油价继续保持在当前的低水平,美国石油产量将大幅下降,并丧失全球产油国地位。美国能源信息署日前称,美国将在2020年第三季度再次成为石油净进口国,结束其作为石油净出口国的短暂时期。

三是经济增长和就业雪上加霜。能源行业是美国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占GDP的8%,雇员达1000余万人,其深陷低迷对美国经济复苏殊为不利。达拉斯联储公布的季度能源调查显示,美国油气行业活动出现了历史性下降。在包括得克萨斯州、新墨西哥州和路易斯安那州大部分地区的11个区域中,油气公司的广泛商业活动指标已经降至四年来。

石油行业也是美国近些年新增就业的重要行业,对此前美国失业率降至数十年来的新低功不可没,但近期该行业或将转变为“失业大户”。2014年,沙特通过价格战打压美国页岩油生产商,造成不少企业裁员或倒闭,北达科他州部分地区就业率下降40%。如今,这一幕正在“卷土重来”。此外,美国劳工部表示,近期得克萨斯州申请失业救济的人中,能源行业从业者居多。

多方探索力渡难关

美国石油公司纷纷采取多种方式,力图渡过难关。埃克森美孚表示,公司考虑大幅削减支出,以应对新冠肺炎大流行和油价暴跌造成的市场状况。雪佛龙也称,正在考虑削减资本支出、削减股息、裁员等减支办法。美国数十家规模较小的油气公司已经大幅削减预算,减少油气生产,以应对油价暴跌的局面。油田服务公司哈里伯顿已经开始强制休假,员工被安排工作一周休息一周,最长持续60天。

有的已经申请破产。4月1日,成立于1980年的美国页岩钻探公司惠廷石油宣布,已向得克萨斯州南区破产法院申请破产保护,促使其股票在纽约证券交易所停牌。惠廷石油表示,俄沙石油价格战导致油气价格严重下滑,加之新冠肺炎疫情对需求影响巨大,财务重组是该公司的“前进道路”。

由此,惠廷石油成为在本轮油价暴跌中倒下的页岩油公司。而早在今年3月,美国投行摩根士丹利就曾发出警告称,美国切萨皮克能源公司和惠廷石油公司将在2021年面临债务违约风险。

美国政府也在努力帮助国内石油公司应对石油产量激增和需求锐减的困境。美国正在考虑通过政府出资,让石油生产商将原油储存起来,以缓解市场供过于求的局面。据悉,美国能源部已经起草了一项计划,拟将未开采的原油作为政府紧急储备。

早前,美国联邦法律已经授权能源部留出多达10亿桶石油用于紧急情况,但未规定这些石油的去向,这为在政府现有储量之外储存原油创造了合法条件。美国政府可以购买封存在地下的石油,并要求生产商推迟开采或交付。

州政府及国会议员也在忙着帮助页岩油产业“解套”。如北达科他州石油委员会通过决议,巴肯当地油气生产商将获得费用减免,以使油井在油价暴跌期间保持未完工或不活动状态。政策有效期一年,生产商可以申请续签,直至西得克萨斯轻质原油(WTI)价格在50美元/桶以上维持90天。

得克萨斯州则考虑限制产能。自上世纪70年代以来,得克萨斯州就未限制过产量,但监管者有权采取限制措施。该州油气专员西顿此前已与OPEC秘书长巴尔金都进行了会面,并获邀出席今年6月举行的OPEC大会。

还有一些石油生产商已经建议减产以阻止油价下跌。也有国会议员建议对特定进口来源国实施禁运。参议员凯文·克莱默就建议,对来自俄罗斯、沙特和其他OPEC国家的原油实施禁运。

历史会重演吗?

尽管当前的市场和1980年有许多相似之处,但席尔瓦表示,油价不大可能像30多年前一样陷入长时间的崩溃,他认为油市可能在2021年之前摆脱困境,主要有以下几个原因:

首先,与上世纪80年代不同的是,美国现在成了这场游戏的关键参与者,而且跟30多年前相比,美国在这场油市危机中扮演的角色有了巨大的转变。当年美国还是一个石油净进口国,而且在20世纪80年代的后半期,原油价格的暴跌还使美国及其经济受益。

而今天,美国已经转变为一个石油净出口国。2019年11月美国70年来首次成为石油净出口国。这次的超低油价对美国经济的冲击已经超过了给美国经济带来的收益。

这一点在特朗普早些时候呼吁沙特和俄罗斯休战时就很明显。当墨西哥威胁到拟议中的减产能否成功时,美国也进行了干预,同意为墨西哥承担额外的减产份额。美国联邦政府也面临着来自石油和天然气行业越来越大的压力,特朗普政府已经保证将对该行业进行援助以确保更多企业能够生存下去。

这凸显了在过去的几十年里,美国在全球石油市场上扮演的角色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这与20世纪80年代的石油危机截然不同。

其次,以沙特为首的欧佩克比以往更加积极主动。2014年年中油价暴跌时,许多分析人士声称,世界正走向一个油价将保持在历史低位的时代,大摩在2015年4月还在表示,当时的油价多么像20世纪80年代。然而,事实证明分析师们都错了。

欧佩克之后作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削减产量,以支撑油价。这导致过去几年油价飙升,直到新冠疫情的爆发。3月份爆发的石油价格战来得很突然,但结束得也很快。一个月多的时间,欧佩克+产油国们很快又坐在一起重新讨论减产。

席尔瓦表示,尽管依然产油国之间仍存在一些分歧,但是我们可以看到,欧佩克比上个世纪80年代更积极主动。未来几个月,欧佩克+产油国将在油价的回升中扮演重要角色。

第三个理由,明年经济增长将复苏。由于采取了控制病毒传播的措施,导致全球商业活动急剧下降,这是需求骤降的主要原因。然而,如果世界其它地区效仿中国,为了阻止疫情蔓延而采取的大部分防控措施将在未来几个月内逐渐取消,这将导致商业活动回暖。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对明年的经济也感到乐观,它预计2021年全球GDP增速将达到5.8%,创历史新高。

如今,海外疫情也出现好转迹象,一旦全球经济活动开始重启,今年下半年石油需求将大幅增长,而美国和欧佩克+将继续削减产量,以支撑更高的油价。

不过,由于供应过剩导致库存爆满,短时间内恐难以解决。未来几周,能源市场可能还会出现剧烈的价格波动。

免责声明:本文来自自媒体,不代表化工城的观点和立场
精彩推荐
企业店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