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家银行暂停原油及其他商品相关业务 “原油宝”敲响警钟

2020-05-06 18:28   206次浏览

4月27日,工行官网公告,自北京时间2020年4月28日上午9:00起,我行暂停账户原油、账户天然气、账户铜和账户大豆全部产品的开仓交易,持仓客户的平仓交易和已经预设的转期,以及连续产品份额调整均不受影响。

该行对客户给出的理由为,鉴于近期美国原油期货出现了负价现象,大宗商品市场波动较大,可能造成您的投资本金或保证金全额损失,为保护您的权益,根据《中国工商银行账户能源交易协议》、《中国工商银行账户基本金属交易协议》和《中国工商银行账户农产品交易协议》相关规定,暂停上述业务。

上述一系列业务的调整,都源于4月22日集中爆发的中行原油宝事件。

4月22日,新闻报道曾指出,除了原油宝外,中行还推出了期金宝、两金宝等一大批各种“宝”家族的理财产品,其中部分产品为“仿制”的黄金期权等高端理财产品。

这类产品,普遍具备类期货的交易特征,如T+0、双向交易和保证金交易等机制,其本质是将专业投资工具进行了“平民化”改造,并不适合缺少投资经历、风险承担能力较差的普通投资者。

随后,4月23日各家银行分别对相关大宗商品业务作出调整。

其中,交通银行23日在官网公告,暂停记账式原油产品的新开盘交易。

同日,中国银行业以“4月24日进行系统升级”为由,面向个人客户的中银外汇宝、账户贵金属、双向宝、对私期权和原油宝等相关业务于系统升级期间阶段性暂停。

需要指出的是,包括大宗商品在内,以及利率、汇率在内的衍生业务,已经成为部分银行交易业务的主体。中行在2019年年报中便总结称,参与上海黄金交易所与芝加哥商业交易所(CME)互联互通,持续加强个人产品创新,对私产品覆盖“金、债、油、汇”全类别,更好满足个人客户多层次资产配置需求。

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末,中行“商品衍生工具及其他”类资产公允价值为60.92亿元,上年同期为23.73亿元。

只是,在当前会计准则下,国内上市银行多是将衍生品归为利率、货币和商品三大类予以披露,而未对衍生品工具公允价值的具体运算及假设前提,以及不同交易所、不同品种的持仓金融等作出更为详细的披露。

此外,参考历史经验,前几年清理整顿各类大宗商品现货交易时,同样也经历过“限制新开仓”的阶段,后经过一系列调整,最终使得投资者得以有序退出。

至于,此次由中行原油宝时间所引发银行业大宗商品类投资业务,是否也将面临类似的结局,尚待验证。

分析人士称,中行“原油宝”爆仓事件中,不仅暴露出银行在产品设计、投资者适当性问题上存在不足,也反映出当前投资者教育亟需加强。此外,监管方面也有空白需要填补。

暂停原油相关业务和其他交易类业务

4月22日中行宣布,鉴于当前的市场风险和交割风险,中行自4月22日起暂停客户原油宝(包括美油、英油)新开仓交易,持仓客户的平仓交易不受影响。同日,建行发布公告称,自公告之时起,暂停账户原油Brent与账户原油WTI品种月度合约的开仓交易。

4月23日交通银行发布公告称,自公告之时起,暂停记账式原油产品的新开盘交易,现有持仓客户的平盘交易不受影响。同日,浦发银行宣布,自4月24日早8点起,浦发银行暂停账户原油产品的开仓交易(市价、挂单开仓交易均无法成交),合约到期后无法展期。

4月27日工商银行称,鉴于近期美国原油期货出现了负价现象,大宗商品市场波动较大,可能造成投资者的投资本金或保证金全额损失,为保护投资者权益,自北京时间4月28日上午9:00起,工行暂停账户原油、账户天然气、账户铜和账户大豆全部产品的开仓交易,持仓客户的平仓交易和已经预设的转期,以及连续产品份额调整均不受影响。

除原油相关业务被暂停外,多家银行的其他交易类业务也相继暂停。4月28日建行公告称,暂停账户铜与账户大豆品种月度合约的开仓交易。

监管短板犹存

多位业内人士表示,中行“原油宝”事件的背后,不仅暴露出银行在产品设计、投资者适当性问题上存在不足,也反映出当前投资者教育亟需加强。

一位金融人士表示,对于银行而言,在涉及海外衍生品的产品设计中需要有高度的专业性和风险意识。对海外衍生品交易制度安排、投机强度、小概率风险等要有充分的认识和理解。“原油宝”发生大额亏损,这对国内金融机构是一个重要提醒。

一位从事期货投资者教育的人士告诉记者,对投资者而言,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很多人当作耳旁风。亏钱,从另一层面理解是的风险教育。不熟不做,不是一句空话。

也有专业人士指出,目前监管层面也存在短板需要补齐。

“纸商品”前景将蒙阴?

当前,有投资者开始关心“纸黄金”的未来前景,毕竟此前黄金行情波动也极大,投资者担心“纸黄金”是否可能被叫停?某股份行金融市场部人士对记者表示:

“黄金白银和原油不一样,类似于外汇业务。监管对这块目前还没定论,但为了避免风险,退出机制已经在准备了。”

此前,“纸商品”因其投资门槛低,备受投资者,特别是新手青睐。比如,中国银行将高门槛的原油期货投资拆细成了低门槛的纸原油投资,也就是本次涉事的“原油宝”。

然而,经历了这次穿仓事件之后,此类“纸商品”的高风险终于得到市场关注,也给予投资者有力的警示。

究竟这类纸商品是理财产品,还是期货?是产品,还是服务?其界限至今仍十分模糊。

值得注意的是,工商银行此次暂停开仓交易的不止是“纸原油”,还包括了账户天然气、账户铜和账户大豆等与商品期货挂钩的“纸商品”的开仓交易。不过,账户外汇和账户贵金属未包括在暂停开仓交易行列。

上海协力律师事务所顾问江翔宇告诉记者:“我国金融业目前基本还是分业经营、分业监管,存在法律性质相似的金融产品由不同的金融监管部门进行监管的情况。场外金融衍生品交易是一个代表。鉴于场外金融衍生品的极大风险,交易主体的资格非常重要,如果是专业投资者,那么法律上可视为平等主体之间的交易,适当性义务基本是豁免的,交易风险自负;而如果是对个人投资者,则要严格依据相关法律法规和监管规定。目前国内证券期货机构被监管部门禁止与个人投资者进行场外金融衍生品交易。而目前《银行业金融机构衍生产品交易业务管理暂行办法(2011修订)》允许金融机构以外的个人客户和机构客户参加,同时规定对个人衍生产品交易的风险评估和销售环节适用个人理财业务的相关规定。”

北大经济学院教授冯科认为,未来监管层需要解决三大问题:一是解决信息不对称问题;二是解决杠杆率问题;三是要解决委托代理问题。“银行跟客户签订合同,客户是弱势群体,单个人没有能力跟银行谈判,而且交易期货合同往往一本有50多页,这里面天然存在信息不对称,这个时候需要监管介入,要求必须是标准合同,必须经过监管部门核查,核查以后认为是公平的,没有损害客户利益。”冯科说。

免责声明:本文来自自媒体,不代表化工城的观点和立场
精彩推荐